痛痛病

查找原因、维护健康和生活的活动
成为公害病的痛痛病 虽然关于痛痛病的原因众说纷纭,不过长久以来饱尝痛苦的居民们以神冈矿山排放的镉为原因,提出起诉以寻求健康灾害的解决。审判中由于厚生省(现厚生劳动省)也发表了见解,居民方胜诉,结束了围绕原因追究的争论。居民方和肇事企业在审判后立即签署了协定,开始针对患者进行救助和环境恢复的活动。
查找原因、维护健康和生活的活动
三井金属矿业株式会社
《神冈矿山写真史》
查找原因、维护健康和生活的活动成为公害病的痛痛病 1955年报纸以"痛痛病"为名介绍了折磨神通川流域居民的原因不明的疾病,另外日本临床外科学会上也发表了该病,而引起全国关注。

为查明其原因,国家、县政府的很多学者开展了积极的研究。

查找原因、维护健康和生活的活动成为公害病的痛痛病
关于病因的各种学说 初期研究主要认为"痛痛病"的病因是"过度疲劳"或"营养失调"。

后来出现"矿物污染学说",认为病因在于神冈矿山的排放物,1961年有人认为病因在于矿山排放的镉。


医学会发表痛痛病和镉关联的新闻报道《北日本新闻》
1961年6月24日
厚生省划时代的主张 1968年,厚生省发表了痛痛病是因镉慢性中毒引起的,而且这一地区内只有神冈矿山排放过镉(即“厚生省主张”)。

此次是政府首次公开宣布公害引发疾病,具有划时代意义。

厚生省划时代的主张
厚生省将痛痛病定为公害的新闻报道 《北日本新闻》
1968年5月9日
居民们的团结 1966年,受害者及其家属、遗属为了寻求健康灾害的解决和救助,成立了“痛痛病对策协议会”。居民们联合起来,对在神冈矿山作业的三井金属矿业提出了赔偿要求,并且针对国家和县政府开展了救助请愿等运动。
居民们的团结
居民们赢得的审判 1968年对三井金属矿业提出了起诉,1971年的一审中,在全国公害病相关审判中首次由居民方取得胜诉。另外,1972年的二审中,居民方也胜诉。该审判中,受害者的参加率很高,原告数共计多达506人,是当时日本审判史上史无前例的大规模审判。
审判的争论焦点 在审判中,痛痛病和神冈矿山排放的镉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成为了最大的争论焦点。

居民方以痛痛病的发生地点和时间有一定范围, 而且发生地区和农业灾害发生地区相一致等为依据, 主张痛痛病与矿物污染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另一方面,三井金属矿业方主张只要不能查明镉对人体的影响和其作用方式,就不能认定为有因果关系。
Point of Issue at the Trial
Point of Issue at the Trial
居民和肇事企业的协定 在居民方胜诉的二审判决的次日,居民方前往三井金属矿业总部进行了直接交涉,取得了如下成果,双方签署了关于对受害者的赔偿、公害防止和污染土地的恢复的三份协定书和誓约书。 尤其是《公害防止协定》规定了企业方接受居民对神冈矿山进行入内调查等划时代的内容,迈出了恢复美丽的神通川的重大第一步。
神通川和神冈矿山 神冈矿山临近神通川上游的富山县和岐阜县县境,位于发源自北阿尔卑斯山脉的高原川(进入富山县后为神通川)的右岸,是一座主要出产锌和铅等的矿山。 其历史悠久,记载表明开采始于8世纪。1874年以后由三井组(后来的三井金属矿业)经营,成为了支持日本现代化发展的锌和铅资源的一大供给地。
 锌生产和镉 镉是自然界中广泛存在的重金属,锌矿石等中含有较高浓度的镉。

在锌生产过程中产生的矿山坑内水、从熔炼所和废石堆场等流出的废水中含有镉。

 神冈矿山的生产扩大 19世纪70年代以后,从矿物中提取锌的技术进步,为了应对战争(日俄战争、太平洋战争等)带来的军需,开始大量开采矿石,扩大锌的生产。
如今的神冈矿山 自2001年起停止了对锌和铅的矿石开采,锌以进口矿石为原料,铅以汽车废电池为原料进行熔炼。

此外也对个人电脑和手机等中含有的贵金属(金和银)进行再利用。

Site Map|Privacy Policy
*Copying photos and sentences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